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网站首页 科室概况 新闻动态 设备环境 名医荟萃 特色专科 医疗保健 用户中心 互动咨询
 

随机数字表

2019年05月18日 14:22

随机数字表

  

    妻子走了,曹先生不能接受这一悲伤现实,说着说着哭了。在医院门口人行道上,他的家属穿着孝衣站立,此举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围观,曹先生的母亲边哭边向路人讲述事情经过。据曹先生称,妻子张克仙今年38岁,怀孕三个月,一直在家休养。一周前,妻子肚子疼了差不多一个晚上,他遂于2月26日凌晨4时护送其来到离家不远的宝生妇儿医院就诊。医生做了B超、心电图、抽血化验检查,诊断为“宫内死胎”,要求住院治疗观察。“当天上午8时,妻子还能说话,叫喊肚子很痛。”曹先生说,医生开了吊瓶,但一个多小时后,妻子看上去渐渐不行了,上午10时30分,宣告死亡。当晚10时,尸体被强行送到殡仪馆。

  

  

  

  

    成功挽救9岁女孩生命

    医护人员为什么选择集体停工这样看似极端的方式呢?据记者了解,此事源于之前在该院发生的一起医闹事件。

  

    过去,我国处理医患纠纷的途径主要有三种,一是由医患双方自行协商;二是由卫生行政机关调解;三是司法诉讼。若由医患双方自行协商,在当今双方缺乏信任的背景下,容易激化矛盾;若由卫生行政机关调解,患者又容易认为是“医医相护”;若走法律途径,诉讼成本又较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职业医闹”的兴风作浪,医院往往迫于管理、舆论、行政等各种压力,“委曲求全”与患方“私了”,在“不闹不赔、小闹小赔、大闹大赔”的怪圈中越陷越深。 法治AB面

  

    昨日,记者来到河科大一附院耳鼻喉头颈外科进行体验,在主任张超坐诊仅40分钟的时间里,还真碰到了先问“度娘”后求医的患者。

    王先生最后去了其他医院,打了消炎针,一共只花了80多元。

    当日12时30分,王某某(男,56岁,钟祥人)带家人前往市一医CT室排队做检查。因当时己到中午时分,等待的病人很多,等了约一个小时的周某某情急之下推开CT室虚掩着的大门,一边敲打桌面一边质问:“为什么动作那么慢?”值班医生回答:“前面还有几位病人的检查单需要处理,请在外面再等一会儿!”王某某一听,不乐意了,便叫嚷着:“医生发脾气了!医生态度不好!”说完便挥拳打在医生的左脸部,顿时鲜血直流。值班医生遂对王某某进行解释,王某某却吼道“你还嘴硬!”说完又是一脚,踢往医生的右小腿部。整个CT室楼层周围站满了围观人群,有的上前拉扯劝架,有的报警。接警后,值班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制止事态,控制住王某某,疏散围观人群,并及时开展调查走访,找到目击证人,调取视频资料进行研判,固定证据。

    地点:新疆伊宁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姜玉武认为,一个人哪怕是感冒发烧,也想找最好的医生来看,这是人之常情。医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社会来讲,这种非理性的就医加重了医疗资源的供需矛盾,是压垮大医院医生的原因之一。

    "我是医生救人啊!"

  

  

    张彩云说,老伴醒了后,就拿笔写了“谢谢”两个字,示意给抢救他的医护人员们。“我们还不敢告诉他他咬了医生,怕他会内疚,等他身体好一好再告诉他!”张彩云说,这份感谢他们会记在心里。

    在打击涉医违法犯罪方面,去年底启动为期一年的专项行动,依法严惩侵害医患人身安全、扰乱正常医疗秩序的违法犯罪活动,严厉打击职业“医闹”。

    干荣富说,“基药目录的增补原则是安全有效、临床必需”,一些中药注射液,一方面存有安全性隐患,另一方面其抗肿瘤的疗效也还存有争议,的确不是临床必需药品。

    “三乙医院”怎么评?

    厦门翔安区公安分局新圩派出所民警徐玉堂:这伙犯罪嫌疑人是在今年6月5号当天抓获的,我们抓获的时候刚好是两名孕妇在车上给这个犯罪嫌疑人李某做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我们抓获的时候是这个李某还有驾驶人庞某,还有在旁边望风的史某一并抓获。

  

    针离心脏近,跟着胸部肌肉运动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4月20日,该院已有一位医生,因为没给未带化验单的患者配药,遭到殴打。

    对于周女士的五点质疑,和睦家医院始终没有正面应答。7月11日下午,记者致电和睦家医院市场部,试图预约采访。然而,市场部相关工作人员在几次通话之后回复说,他们经过请示,医院负责人表示此事涉及患者隐私,不便接受采访。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了小军的亲人。据对方介绍,3月1日上午,孩子有点感冒,听身边的朋友说巴中三小旁的“儿童诊所”不错,已经开设10多年了,医生医术也不错,于是就带着孩子前去看病。当时医生做完检查后说,“只是有点痰,先输水,再做雾化,如果实在不放心就到大医院做一个胸片。”

  

  

  

  

   昨日凌晨,两个婴儿在珠江新城金穗路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被宣布死亡。一名是女婴,1岁零11个月,殁于昨晨3时50分。一名是男婴,50天,殁于昨晨6时。据记者了解,送进医院之前,两名婴儿都有较重的疾病,他们曾在急诊科室的同一间病房先后打过吊针。

  

    就广东而言,各地开展大病医保的模式多为保险合同模式,不过承办方式较为灵活,有保险公司单独承保、同一集团各自承保和不同公司以联合体形式承保等多种方式。如中国人寿承保汕头、江门、河源等3个地市,韶关、阳江则是由中国人寿和平安养老共同承保。

    今年4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卫计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明确对六类涉医违法犯罪行为依法惩处。这一意见对严重的涉医犯罪有了明确界定,有利于打击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伤害医院工作人员的医闹行为。

    王霞的丈夫王展鹏称,自己曾向医院提出采用血液置换的方式来挽救妻子,但医院并未明确答复是否可以,只表示救治王霞可能需要大量用血,让其自己就用血事宜去联系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

    王振乾法官说,目前有关护工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并未明确准入条件、岗位职责、管理模式等,责任主体的模糊性在这个领域尤为突出。一般而言,护工管理方面主要有3种方式:一是劳务派遣方式;二是医院和护理公司合作方式;三是患者自行聘用方式。如果是劳务派遣,那么责任主体是医院,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若是医院和护理公司合作,则根据双方具体合作方式确定责任主体;而如果是患者自行聘用,又会因与护理中心签约或雇佣个人而在区分责任时有所不同。

    “我们把孩子抱过去的时候,孩子还是有呼吸的。看到现在社会的谴责我很难过。”阿玲说。

    在完善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的制度体系上,健全“三调解一保险”制度体系,即院内调解、人民调解、司法调解、医疗风险分担机制相结合,建立医疗纠纷第三方处理和赔付机制。

  

     “这大半年时间,医院的就诊率和住院数下降了10%。分级诊疗减轻了门诊压力,住院的床位也不像过去那样紧张,从而给真正需要到三甲医院就医的患者节省了宝贵的医疗资源。”西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医保办主任王景博告诉记者。

随机数字表

嘉祥县金屯中心卫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