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网站首页 科室概况 新闻动态 设备环境 名医荟萃 特色专科 医疗保健 用户中心 互动咨询
 

挽救的文档

2019年05月18日 14:23

挽救的文档

    他说,虽然是尝试,但是潜意识里他能感觉到蒋医生会来。他回忆,自己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父亲在住院治疗期间,第一天的医药费、抢救费等就花了四五万,以后每天基本上都在一万元左右。后来父亲一边在治疗,家里一边想办法凑钱。他们曾担心过父亲因为费用的问题治疗受影响,但根本没想到蒋医生会以个人的名义打白条给医院担保先治病后交钱,他记得最多的时候曾拖欠医院的医药费达十多万。父亲的病就是在一边担保一边筹钱一边治疗的过程中进行的。除此之外,只要蒋医生在班上,一天都要来看望父亲好几次,还尽量为他们家人减轻经济压力。

  

    耽搁两天针戳到心脏,被迫“断骨开胸”

    李小姐就是在病友的推荐下知道这种药的。“妈妈的病友中,很多在用印度版的易瑞沙。我打听后到网络上进行搜索,发现印度版基本是Natco公司生产的,网上代购是1200元一盒,为30片装,按照一月的药费来计算,价格仅是正版的约1/13。”李小姐介绍,母亲在两年前被查出肺癌后,没有进行化疗,以介入治疗辅以药物治疗为主,易瑞沙是治疗期必须服用的药物。一开始,她对于网上代购确有怀疑,通过妈妈病友的朋友,或是有机会到印度出差公干的中间人进行代购,“价格从1500元到2500元不等,都买过,要看托了几层关系,但总之比正规版的要实惠些。”

    无奈:医生被迫学自救

    本案公诉人夏玮告诉记者,鉴于三人随意殴打刘永胜致其轻伤的犯罪事实确凿、公然蔑视国家法纪和社会公德的主观故意明显、行为客观上造成了社会秩序的严重破坏等因素, 因此,三名被告人的行为是典型的借故生非、肆意滋事,应定性为寻衅滋事罪,而非故意伤害罪。夏玮表示,故意伤害与寻衅滋事不是完全对立,二者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交叉重合的部分。

  

    “不能再加了,不然看不完了。”易晓芳自言自语地提醒自己。正说着,一个从江西农村赶来的病人夺门而入,她把病例朝易晓芳桌上一扔,“易医生,能给我加个号吗?我这病老家看不好,要手术”。

  

  

  

    男医生走出办公室

    该负责人也表示,从实际需求上看,夜诊量也不是太大。“晚上再来看病的,很多已是较重症的急诊,社区医院根本应付不来,从安全性考虑我们也是建议直接到大医院就诊。”

    此次出诊中,患者住址在和平区胜利街新加坡城,急救人员将患者转移至急救车后,由于病情危重,建议送往市区内医院。家属反复商量,最后决定送往苏家屯血栓医院急救,急救车折返,赶赴该院。此次出诊里程为往返50公里。在收取急救费用时,驾驶员提供给护士的公里数(50公里)是往返里程,而护士误以为是单程公里数,导致双倍收费,多收取费用110元。按2003年版省物价局收费标准,每份心电图收费为19.8元。出诊人员认为,患者是老年人,且心电图显示快速房颤、心肌缺血,呈昏迷状态,需全程监测心电图。出诊人员在其家中及急救车行驶途中,累计做心电图30份,调查组认定存在过度检查行为。

  

  

  

    14日晚,东莞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举办成立21周年庆典,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国台办经济局副局长于红、省台办巡视员李旭政、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东莞市市长袁宝成等政府相关部门领导,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全国台湾同胞投资企业联谊会会长郭山辉,以及全国各友会代表和会员代表共约1000人出席本次庆典。

  

   据温州媒体报道 近日,外来务工人员何师傅反映,8月7日,他在温州鹿城工业区富士达路19号的温州泰康门诊部做包皮切除手术。手术做到一半时,他还躺在手术台上,被要求临时增加手术项目,并加1800元的手术费。

  

  

  

    改革之初,不少医院担心新模式会造成医疗费收不回来、垫资超荷等情况,为了消除医院的疑虑,泉港区财政给予医院资金政策方面的扶持,给所有医院吃了一颗“定心丸”。

    7月18日,经周女士夫妇同意,记者在周女士丈夫陈先生的带领下,旁听了医患双方的沟通过程。

  

    在现场,金水区卫生监督所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按照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实施医疗美容服务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中进行,而宾馆不具备消毒环境和急救设备,在宾馆内注射针剂是绝对不允许的。另外,男子注射所用的药品,有很多都是全外文包装,其来源不明,暗藏隐患。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会对现场做如实的记录,并对现场的所有的药品物品进行暂扣保存,对于康某,他们会对其身份进行核实,待证据核实之后再做出行政处罚。

  

  

  

  

  

    如果不是接受采访,李宝向现在很少回忆这些。每天满满的体力劳动让他无暇去想,“就是机械地干活,然后赚钱养家给孩子买药”。

    根据台湾“病人安全通报系统”统计,2009年到2013年9月,发生在急诊室的伤害行为近600件、治安事件1200件,并逐年上升。伤害行为以身体攻击最多,其次依序为言语冲突、设备破坏。

    “这些机构有的已经在卫生部门记录在案,但是作为信息网络的提供商,对于记录在案的医疗机构的资质情况并不知情。”雷海潮说,通过此次合作,百度的信息搜索能力将与医疗机构的资质审查信息结合,将有助于打击网络非法诊疗信息。

    封存病历起疑致纠纷升级

    对此,律师苏华伟认为,吴俊领在做钢板取出手术时,医院就应当把钢板、螺丝钉等全部取出。如果洛阳的医院能顺利将残留的螺丝钉取出,就不能认为其属于“可能取出困难或不能取出”的情况,“从目前情况看,是不存在那些困难条件的”,医院方面有过错,患者可通过法律手段,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7月22日,病情好转的石先生到三二三医院协商赔偿问题,但没得到结果。“第二天我又去找他们,一个科室负责人说要我去做司法鉴定后再谈,我手中的资料就能证明他们误诊,为什么还要做鉴定?”石先生说,“我要求医院退还我的医药费,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

    手术大概做了20分钟,大约在15分钟的时候,主刀医生突然问要不要做切筋。王先生立刻回答,“我本来就做切筋的,割皮哪里都可以做!”接着,主刀医生说,那就要加2800元。“当时我躺在手术台上,别说2800元,就算28万也必须交。”王先生说。

    于是,吴俊领拿着X光片到太康县民族骨科医院讨要说法。“你不是说伤口内的固定钢板物被取净了吗?这X光片上咋还残留一个螺丝钉啊?”一见到当时给自己做手术的医生,吴俊领就问道。医生当即准备带领吴俊领到手术室打开伤口查看情况,但吴俊领已对这家医院失去信任,最终到洛阳市一家他信任的医院做了残留螺丝钉取出手术,住院18天后康复出院。出院后,吴俊领要求太康县民族骨科医院院赔偿其经济损失,但遭到拒绝。

  

    昨日 ,小刘再次来到了该医院。该王姓专家见到小刘,仍一句不问其病情,又一次开口问及其经济状况,在得知小刘刚刚从家里获得一笔钱后,这位专家又一次开口了。“你这个病,非常严重,要花很多钱进行治疗的。”说完,在一句病情未问的情况下,这名王专家又为小刘开了近5000余元的检查费和药费。

    焦点 究竟是“教训”还是“故意杀人”

  

    在刘大爷看来,这一份份检验报告单的数据造假,让他对自己身体的真实情况一直无从知晓,并且还误导他服药,治了根本没得的病。刘大爷来到盐城迎宾医院和院方进行交涉,该院副院长卞德晴给出的解释是:医院的系统坏了。

  

  

  

    男婴的外婆杨承英说,女儿死在手术台上,院方至今无说法,如果把男婴领回家,同样无人抚养,目前,家属一方面配合当地公安、卫生部门,委托九江学院对产妇李小燕的死因进行鉴定,同时,在商讨把男婴接回家后,如何妥善抚育。

  

挽救的文档

嘉祥县金屯中心卫生网